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荆棘花园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午读小说网
午读小说网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贤妻绿公 女友佳琳 表妹小雅 初恋女友 母亲的事 红颜夺命 暗夜妖姬 梦锁金秋 荆棘花园 馆鲜作家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读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荆棘花园  作者:阿色 书号:48595  时间:2019/4/28  字数:6279 
上一章   15、记号    下一章 ( → )
昨晚因为给聂唯打电话没有睡好,今天精神不济,天刚擦黑我就早早地回到宿舍去补觉。

  睡梦中发现自己走在一条铺着方砖的细窄街道,两旁是温和闲适的欧式房屋店铺,路灯有优雅的花形铁枝装饰。路的前方有一扇白色有花纹的门,有谁告诉我,我正在布鲁尔,打开那扇门就能看见聂唯

  朦胧中听见有人喊叫,身子又被摇来摇去,我睁开眼睛,梦境远离,看见一张脸极近地贴在我面前,吓了一跳,努力凝聚焦距,终于看清是同宿舍的小丁。

  “苏苏,楼下有人找你!巨优雅巨有魅力的一个帅哥!”小丁兴奋得脸红红的。

  唔,是谁?猝然被吵醒,头沉沉的,我皱着眉头起来穿衣。窗外,二楼的窗口已经是漆黑一片,只能看见被路灯染上昏黄泽的梧桐树冠。

  裹上外套下楼去。

  宿舍楼的前面是一条直直的甬道,两旁种了高大拔的法国梧桐,已经是深秋,只消有轻轻的一阵风吹过,大片大片漂亮的手掌状的黄绿色叶子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

  谁来找我?四周黑黑沉沉,只有跟梧桐树并列站立着的路灯发出一笼黄暖的光来。我再往前走两步,走到甬道上去,略一张望,就看见一个高挑修长的身影站在路灯下。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直式短风衣,双手在风衣口袋里,风衣的口子没有扣上,出里面驼的V领薄衫和雪白的衬衫领子来。

  一阵轻风,拂动他黑色的发丝,几片叶子落下,在光影里翻飞着从他面前飘落,

  我愣愣地走到他面前去,愣愣地看着他不羁的眉黑沉的眼高的鼻梁和优雅的线。

  他温暖的修长手指抚上我的脸颊,深邃的眼睛里几分笑意几分魅惑,还有小簇的火焰。

  他的声音低低的,又带点挑逗:“小野猫,想不想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呆呆的说:“我刚才还梦到你。”

  他的眸子倏然变得暗沉,像有什么爆发出来又扩散开去,我尚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他一把拉进怀里去紧紧抱住。

  楼上有口哨声响起来,我连忙推他:“聂唯,放开啦,这里是学校啊!”他充耳不闻,温热的吻上我的耳廓。

  我忍不住呻一声,双手攀到他背上去,全身的感官似乎被打开了开关,身体颤抖起来。

  他似乎被鼓励,一只手居然丛我间滑进我的上衣里,去抚摸我的

  凉意使我清醒,我脸红,拍开他的手:“你疯啦!在校园里就…” 天,居然就这样在外边…只希望天够黑,没人看得清。

  “好,”他低哑地说,鼻尖触着我的,凝望着我的黑眼里情澎湃“那我们换个地方。”

  我竟无法拒绝。

  坐在计程车上,他拥着我热吻,惹得司机频频侧目,我推不开他,只希望外套和黑暗能够挡住司机的视线,使他那不安分地伸进我衣服里的手不被看见。空气微凉,他舌间的气息如火。

  下了车,他拉着我进到一间高层公寓,坐电梯直上十八楼。

  他拿出钥匙,打开B号房间,拉我进去。刚关好门,他就像是饿了三天的人看见美味佳肴一般,将我抱在怀里,急躁地拉扯开我的衣服,舌并用,上下其手。

  “唔…”身子几乎被他散,气都不过来,我呻“不舒服…”

  他在我耳边低低地笑,一把将我抱起来,往里走去,耳边听到他沙哑地挑逗:“那么,我来让你‘舒服’。”

  我已经被情点燃,眼前所见只是他的燃烧的黑眸,耳边所听的只有他人的火热息,齿间尽是充强烈的他特有的好闻味道的深吻,身体感觉到的全是他或轻柔或烈的抚摩。

  当他的火热终于充我时,我闭紧眼睛,咬住他的肩,仍然不能阻止自己忘情的呻

  他的手抚过我汗的额头,沙哑地说:“看着我,小东西。”

  我睁开眼睛,看见上方他混合着望和怜惜的俊颜,他的黑瞳深深望着我,薄勾起微笑来:“小东西,告诉我,为我心疼,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不知道…啊…”他的深深进入引发的电使我轻颤,我息:“那感觉…让我想拥抱你…想吻你…想让你笑…”

  “苏苏…苏苏…”他的面容震动,眼中异彩转,喟叹似的反复轻喊我的名字,肌肤与肌肤厮磨,气息与气息胶,他伏在我身上的修长身躯狂野地律动,每次深深的结合都令我婉转呻

  我们一起在望的顶峰得到圆的释放,犹如置身灿烂的星河。

  情渐渐平静下来,我终于能跟他正经地说话。

  “你怎么突然跑回来?”我靠在他肩上,手指无意识地沿着他前漂亮的肌线条游走。

  他抓住我的手,放到边去咬一下,黑眼眯起来看着我,说:“我怕你饥渴难耐,回来足你。”

  我气结,到底是谁饥渴难耐啊?

  给他个白眼,我没好气地说:“那还真是谢主隆恩啊!”他笑,从旁边散落的衣服里摸出一件东西递给我:“给你的。”

  “什么?”我接过来,两个拳头高的长方形盒子,打开盒子“咦?!”

  微凉的合金质地,一个两拳高的光股小孩,头发卷卷,脸蛋儿鼓鼓,鼻子翘翘,正腆着肚子,炫耀般展示着他的小小鸟。

  “好可爱!”我双手握着,忍不住在那小小的圆肚皮上亲一下。

  聂唯一把从我手里把小雕塑拿走,面容微有不悦:“别亲,你该亲的是我吧?”

  “嗯,”心情很好,我笑开来,拍拍他的脸“别生气,他的——比你的小多了。”

  他的眼中光芒掠过,随即迅猛地翻身覆住我,长指抚摸我的,眉毛挑起来,嘴边出兴味的笑:“难得你对我认可——不好好为你服务一下未免说不过去。”

  我对着他长长密密的眼睫,干笑:“不,不用,呜…”

  声音都被他没,我被他的阴影完全笼罩住,面对他完全不可违抗的汹涌情,暗自后悔不该开这么擦边的玩笑。

  ----

  “你喜欢不如我喜欢/你的不成全我的美满…”

  一大早,有歌声扰人清梦。

  我闭着眼睛,摸到枕边的手机,按了接听键,歌声嘎然而止,我把手机放到耳边,口齿不清地说:“喂?”

  “苏苏!你在哪里呢?我们都在等你啊!”小丁急急火火的叫声传过来。

  我猛然清醒,糟!今天要集体去N市郊外摄影采风,我居然忘得一干二净!

  “Sorry,sorry,我马上到!”挂了电话,我急忙要起身。

  “怎么了?”身后传来聂唯慵懒磁的声音,他的修长手臂环上我的

  咦,昨晚上真的不是做梦啊?

  我推开他的手,下去团团转地捡衣服,着急地嘟囔:“晚了晚了,十几个人都等着我一个呢,这下去了还不被他们给吃了!”

  抬眼看他慢条斯理地坐起来,神清气,容光焕发,我却浑身酸软,忍不住不平衡地抱怨:“都怪你!你小心纵过度,体力衰竭!”

  他不为所动地挑挑眉,说:“这点你放心,没有好体力是没办法做声乐的,尤其是——,只有有力,才能完美地发声。”说着别有深意瞅我一眼。

  狼!我白他一眼,没功夫跟他逗嘴,套好衣服,急急冲进浴室去洗脸。

  他套上长,跟过来,靠在门口:“镜子后边的小橱里有新的牙刷。”

  “哦。”我拿了牙刷出来,挤上牙膏,看他一眼“你的房子?”

  他点头:“爸给我的私人空间。你们学校有活动?”

  “嗯。我们摄影系去郊外采风。三天两夜,还要宿营呢。”我把漱口水吐出来,在洗脸台上找洗面,他走过来,打开一只瓶子,倒了在我手上。

  刚把泡泡在脸上,他又问:“都有谁去?男的还是女的?只有你们同学?”

  啊?他问这么清楚干嘛?人身监控?我啼笑皆非,没功夫跟他掰,老老实实的回答:“都是我们同学,当然有男有女。没有别人了。”

  我低头洗脸,他沉默半天,突然说:“苏苏,大学里的男孩子都太年轻。”

  我抬起水淋淋的脸看着他,他抱着胳膊垂着眼睛靠在那里,面无表情,仿佛说的是再正经不过的话。

  实在忍不住,我“扑哧”笑出来:“聂唯,你不会是在吃这种干醋吧?”

  他瞪我一眼,目光又移开去盯着浴室地板。

  我笑着说:“嗯,不过说实话,我的确不太喜欢太年轻的男孩子,而且,”我走过他身边,戳戳他赤膛“像我跟你的这种关系,如果我喜欢上了谁,肯定会来跟你讲的,别担心。”

  我的安抚显然没什么效果,他的脸似乎更沉了。

  “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我一边穿鞋子一边问他。

  “我今天就得回去。”他也拎了衣服套上,又去刷牙洗脸:“我送你去学校,然后就去机场。”

  “这么紧张?”我讶异,就为了回来跟我…是该感动一下还是该说他老大望太强烈?

  我说:“你不用去送我了,不如多休息一下,要不然身体吃不消。”

  他完全不领情,从鼻子里哼一声,对我扬扬眉:“需要我跟你证明一下我的体力吗?”

  呸,脑子情思想!我咬牙,随便他去,最好累死他!

  话虽这样说,坐在计程车上,我还是忍不住又劝他:“聂唯,要不然你回家去休息一下啊!真的不用送我。”

  他摇头:“回家还要解释,麻烦。”又看我一眼,哼一声“老叫我不要去送你,难道跟谁有约怕我看见?”

  “都说只有我同学了。”这人,狗咬吕宾外加猜忌妄想症。我瞪他,不再劝说,自己把玩手里的小于廉雕塑。

  越看越喜欢,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抬头跟他说:“聂唯,我都没有准备你的生日礼物。”

  “没关系。”他淡淡地说,不甚在意的样子。

  我又莫名心痛,又冲动了:“这样,随便你提,只要我做得到就答应你,当作你的生日礼物,好不好?”说完了又有点后悔,自己送上门,他不会想一些很变态的事情让我做吧?

  他的黑眸亮一下,看着我,清清冷冷的表情像被融化掉,浅浅微笑爬上他的嘴角。

  他说:“既然这样…接下来,到明年学习结束,我会比较忙,大概没时间回来,不如你放了寒假去布鲁尔,怎么样?”

  咦,不是什么很变态的事情啊!既然是答应他的生日礼物,我一口应承下来:“好!”集合地点在北侧门,远远就看见一群人站在门口,旁边停着我们租来的中巴车。

  车子驶近他们停下来,我一面打开车门下车一面回头对聂唯说:“好了,我走了,你要赶飞机也好休息也好,赶紧走吧!”生怕会被小丁他们看到我跟他一起出现,昨天他来学校找我,然后两个人一起走了,今天又一起出现,真是要想多歪就能想多歪了,呃,虽然确实是事实,我也不好意思这样明目张胆现给人看啊。

  聂唯的目光望车窗外扫了一圈,突然定住,他的脸冷冰冰地沉下来,黑眸冷冷地看着我一眼,然后,径自打开车门下车。

  我被他懵了,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啊?在那边站在小丁身边脖子挂着相机的人,有高高的身架和亚麻的头发,是菲力?!

  小丁已经在嚷嚷:“苏苏!你快点啊!唉,居然叫菲利克赛先生等你!”

  菲力看见聂唯,愣一下,很快上前两步出笑容来:“聂,好久不见!”

  聂唯的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一下,声音平静,却紧绷得像琴弦:“真是好久。”又盯着我“你们约好的?苏苏,告诉我怕什么?还是你想两边都瞒着?”

  什么意思?他是在暗示我脚踏两条船?!

  我瞪大眼,看着他面孔上的嘲讽,只觉得心头火起。

  ----

  我咬牙:“你说什么?”

  我的确对聂唯说过这里只有我们同学,菲力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事先也不知道。现在有两种可能,或者我事先也不知道,或者我是在瞒他,而他居然问也不问一句,直接认定我在瞒他。就算他不相信我的感情——我确实没对他表白过——他也不能这样怀疑我的为人,我两边都在瞒?我怎么会做这种事?这种话他怎么问得出口?

  菲力莫名其妙,问:“怎么了?”<荆棘花园> wWW.uDuXs.cOm
上一章   荆棘花园   下一章 ( → )
天使宝宝夜殇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雪山情迷
荆棘花园最新章节:15记号由小说迷提供,《荆棘花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荆棘花园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午读小说网提供荆棘花园最新章节阅读与荆棘花园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午读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