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荆棘花园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午读小说网
午读小说网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贤妻绿公 女友佳琳 表妹小雅 初恋女友 母亲的事 红颜夺命 暗夜妖姬 梦锁金秋 荆棘花园 馆鲜作家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读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荆棘花园  作者:阿色 书号:48595  时间:2019/4/28  字数:7627 
上一章   16、折磨    下一章 ( → )
在故事的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合上手里的小说,看向窗外,柔软的白云像小山一样层层垒垒。

  我跟聂唯,最后能够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吗?

  他爱我,这份爱,只是因为我是那个终于出现的让他身体产生望的人么?

  又想想他的多疑猜忌和随心所的霸道,我真的没信心。一次的无故猜疑我可以不甚在意,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呢?我也不是每次都能接受他用强吻来道歉。

  可是,我仍然无法抵抗他的吸引,他的温柔他的克制他的狡黠甚至他独一无二的情,都印在我脑海心中,时不时会跳出来张扬一番。到现在,坐上了飞往比国的飞机,究竟是为了履行诺言还是因为自己也希望,我也没办法分得清。

  我叹气。如果对象是菲力,或许我会觉得一起生活下去的可能大一点,可惜,菲力对我又没有吸引力。

  果然,人总是自寻烦恼呢。

  “请问,你的书,能借我看一下吗?”旁边有人问

  我转头,咦?记得原来旁边坐的是一个长得像肯德基老爷爷的金发老头,什么时候换成了一个漂亮的江南美少年?明眸皓齿,笑容清澈,虽不高大俊,但是纤细匀称,是梅子见了肯定会冲上去搭讪的那种型。

  美少年似乎看出了我的奇怪,微微一笑:“原来坐在这里的人,跟我换了位子,去跟他的家人坐在一起了。”

  “哦!”我回一个灿烂的笑,把书递过去:“给。”

  “谢谢,”美少年微笑,声音清醇如同五月溪水“我叫平平,你呢?”

  待到空姐说目的地就要到达的时候,我跟平平已经相谈甚。苗苗原来曾说我是“容易朋友的体质”大概也多少有点依据。

  平平所生长的城市跟N市相距不远,家境不是很好,一个人勤工俭学在布鲁尔留学已有两年,这次放假回家一趟又赶回来打工,人已经是个本地通,个性也极其开朗,非常爽快地答应到时候带我去游玩。

  到达布鲁尔的时候是傍晚,正在下着小雨,天色阴沉沉,凉气丝丝缕缕从厚厚羽绒服的隙钻进来。

  “你哥哥呢?”平平戴上了黑色线帽,手上拉着一只旅行箱。我的行李就简单至极,只在背上背了个小背包,因为聂老大说他都把我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什么也不用带。

  “还没看到。”我左右张望,雨雾里这城市看起来灰扑扑一片朦,四周听到全是我不熟悉的语言,聂唯在哪儿呢?

  “把帽子扣上吧,了头发当心感冒。”平平伸手帮我把羽绒服的帽子拉起来。

  “好!”我一面应着一面四处看,前面突然停下一辆车,车门打开,是聂唯

  我立刻笑眯眯跑过去,嗯,他乡见故知,分外亲切啊!

  聂唯摸摸我的脸,没说话,脸色似乎不是很开心,咦,我都千里迢迢不辞劳苦跑来看他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摸摸鼻子,拉着平平介绍:“平平,这就是我哥。”心里做个鬼脸,还是好不适应这么叫啊。

  又对聂唯说:“这是平平,飞机上认识的,下了飞机多亏人家带我绕出来。”

  聂唯扫了平平一眼,淡淡“嗯”了一声,扶着我的肩膀,拉开车门:“回家吧。”

  “等等!”我抓住他袖子,转身问平平:“你怎么走?”

  平平微笑:“我坐地铁电车都行,实在不行坐出租车就好了。”

  “那怎么行。”我转身看聂唯“送送平平好不好?” 平平似乎很节俭,一分钱都要掰着花的样子,既然有车,能省点就省点不好么,况且下着雨,又又冷,等车也不好受。

  聂唯板着脸,明显不乐意,小气!

  平平急忙摇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可以,没多少钱的!”

  我摇聂唯的胳膊:“好不好,好不好啊!”说完了自己却惊讶,咦咦,我这是在撒娇吗?我是在跟聂唯撒娇?上一次跟人撒娇,似乎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脸微微发热。

  聂唯盯着我,黑眸沉沉定定,又闭一下眼睛,丢下一句:“随你。”然后绕到另一边去坐上驾驶座。

  难得他老大恩准,我急忙推平平和那件行李坐进后座去,自己坐到前面,问:“平平,你住哪里?”

  平平说了地址,聂唯不发一言开车就走。

  好臭的脸。我嘀咕,不过,好歹现在是受人家恩惠呢,我就忍让他一下好了,于是跟他东拉西扯,说说家里和学校的一些事,指望逗他笑笑,他却始终冷冷淡淡,偶尔才赏我一声“嗯”、“唔”终于我的耐也消失殆尽,心中委屈,搞什么?我这么远跑来,连一句问候一个笑脸都没有,就算是圣人也要有脾气了。于是不再理他,趴在车窗上看街景。

  到平平住的学校附近,足足花掉一个小时,原来这里已经是市郊。

  平平住在一栋老旧的四层公寓的三楼,我执意帮忙提行李上去,哼,让聂唯自己在车子里摆脸色吧。

  我拉着平平又下来的时候,心里暗暗后悔,哎呀,给聂唯摆脸色摆得有点早了。

  他拧起眉,坐着没动,透过车窗看着我。

  我敲敲窗,他把玻璃降下来,我又堆出笑来:“平平没有钥匙,要等明天室友回来才能进去,今晚和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

  说完了看他脸色,哎,他是不是在咬牙?黑眼沉沉的,却又似乎有火在烧。

  他沉声说:“不行。”

  平平在后边说:“怎么了?要是不方便就不打扰了!”

  我回头笑:“方便,方便!”又转回头,脑袋几乎伸进车里,恶狠狠盯着聂唯:“我不管!你要是不让平平去,我也不跟你去!”

  丢脸,这口气,怎么又像是在撒娇耍赖?难道聂唯能触发我撒娇的神经?

  不管怎样,这招还是很有效,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已经坐在聂唯在布鲁尔的公寓的客厅里喝咖啡了。

  “真好,”平平打量客厅,朗地笑“比我们四个人合租的地方还要大,有钱也幸福。”

  “唔…”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肚子上,飞机餐不合我口味,没吃两口,现在饥肠辘辘,聂唯回来就一脸不进自己房间去,连热咖啡都是我自己找到壶子烧的,可是吃饭要怎么办?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站起来:“平平,我去问问聂…我哥晚上吃什么

  去敲聂唯的门,敲半天没反应,拧拧把手没有锁,索自己推门进去。

  他的屋子里有凸出去的半圆落地窗,他正站在窗边,抱着双臂靠着墙,扭头看窗外的街景

  我站在他面前:“我饿了。”

  他的目光终于收回来落在我身上,眼睛里似有火焰跳动,他终于开口,声音微微低哑,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小野猫,你是来做什么的?”

  我眨眨眼,委屈无辜:“我跑这么远来,不都是为了来看你吗?”

  他伸手抚我的耳垂,然后猛然加大手劲儿拉住我的脖子把我拽进他怀里去,薄狠狠吻住我,接着我就感觉到上一阵刺痛,他咬我!

  “疼!”我推他,他抬起头来,上有血,这混蛋,把我的嘴咬破了!我还未发火,他已经怒意难掩地恨声说:“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来折磨我!”

  我头一次见到聂唯如此怒形于,平闲适优雅的气质然无存,那双眉毛不再坏坏地轻挑,而是紧紧地拧起来,嘴角抿成了凌厉的形状,黑眼里熊熊的怒火几乎要出来。

  他狠狠掐着我的肩膀,发红的眼眸瞪着我,一字一字似从牙里挤出来:“苏苏,这次你太过分!你是故意的吗?在我心期待的时候,给我捅上一刀,在我以为充希望的时候,将我狠狠摔到谷底!”

  这样的他让我害怕,我想后退,可是肩膀上的手指几乎陷入我身体里去,疼痛且牢固。

  痛楚使我皱起眉来:“你别发脾气!先放开我!”

  “我发脾气?”他咬牙,额角上似乎有青筋绽起来“别告诉我你不了解你这次来有什么意义,你要是对我有一点心,就不该在这种时候硬要带人过来!一下对我甜蜜,一下又来刺我,这样玩我,你很愉快是不是?是不是?!”

  我的血涌到脸上去,我玩他?这一直以来,究竟是谁玩谁?即使曾被他伤害,我仍然愿意因为他的转变而慢慢信任他,无数次辗转反侧认真考虑我和他的将来,到现在,他居然说我在故意玩他?这一切说到头都是谁害的?

  从未被人如此怒,脸庞如似火烧,我回瞪着他,用力去推他的膛,一时间只会说:“你走开!你走开!”

  他无视我的推打,深口气, 试图让声音平静一点,他说:“好,告诉我为什么?今天你一直很紧张,喋喋不休的说话不是你的性格。你在害怕什么?你在瞒着我什么?为什么你硬要带那个人过来?我不信你短短几个小时就对人关怀备至至此。”

  嗯?我的动作停下,瞪着他的眼神莫名心虚别了开去,气焰也降下来,他对我,能不能不要这么敏锐?我只不过,犹豫难决,忐忑不安,想要小小地拖延一下罢了,他也能看得出来?

  在自己心中如此不安的时候,我怕跟他独处,怕他迅速用情席卷我,怕我在沉醉中做出不理智的决定。我只想要再多一点时间思考,只要一点点就好,所以,当平平不好意思地问我能不能借宿一晚,我几乎立刻就答应了。

  他捏住我的下巴,上他的眼睛,那里面沸腾的情绪令人颤抖。他咬着牙:“说!为什么?”

  我被他吓了一跳,口而出:“因为我不想跟你单独在一起!”

  话说出口,又觉得不妥,这里面有太多原因,但是他听起来也许会觉得自己被嫌恶,于是急急地补充:“我的意思是说,我只是想暂时…”

  “不用说了。”他打断我,声音却没了火气。

  不是吧?心有灵犀到这种地步?这样他都能明白我要说什么?我自己都觉得说不清楚呢。

  抬眼看他,却发现他脸色青白,神情异样,黑黑的眼瞳空得要把人进去一般。

  糟糕,我还是说错话了。中猛然传来一阵痛,呵,我不想看他这个样子,我宁肯看着他一脸嚣张地挑着眉毛戏人,也不愿见他这样!

  我伸出手试图去触摸他的脸:“你别这样,我真的…”中的痛打断我的话,我气“真的会心疼…"

  他挡开我的手,修长的手指冰冰凉凉:“别再玩这一套了,小野猫。”他的声音平静,却带着说不出的古怪。

  我呆呆看着他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的心疼也好,你的怜悯也好,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东西。”他凉凉的手指抚上我的脸庞,声音低低的,依旧动听,却如同琉璃水晶一样华美而没有温度“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不想同我在一起,因为你找到了你喜欢的,要坦白告诉我?”

  我找到了喜欢的?谁?我彻底被他懵了,他在想什么?

  他的头低下来,气息呼在我的鬓角,叹息一般说:“始终是不行吗…”

  我依旧在想他方才说的话,忽然脑里灵光一闪,他的怒气莫名其妙来势汹汹,该不会是以为平平…难道他没有看出来?他一向比我敏锐狡猾,我以为我都看得出来他一定也看出来了,难道没有吗?天,若真是这样,我必须马上解释!

  我抬头去看他的眼睛:“你听我说,平平她…”

  他的迅速覆盖过来,我没说完的话消失在他的舌之间。

  好疼!上的伤口被他凶猛的吻磨得绽裂开,我能感觉到涌出的血蔓延在我们的齿间,舌头上尝到咸咸的血的味道,可是他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毫不怜惜地加重我的疼痛。

  不怪他不怪他。我努力转着脸,可是他的如影随形,好不容易在舌间找到空隙,我努力地申明:“唔…听我说,平平她是…”

  “不要说!”他蓦然低喊“该死的!”

  我被他吓一跳,接下来他开始暴地剥我的衣服。

  “住手,停下!”我去抓他的手,天,平平就在外边呢,他疯了吗?

  当我抬眼去看他的脸的时候,忽然觉得心里发凉,他的动作狂野暴,他的舌疯狂地纠,可是他的脸上却诡异地没有一丝表情,那样冷漠,甚至连怒气都没有。

  我的力气根本不足以抵抗他,他继续面无表情地撕扯我的衣服,仿佛这个人我并不熟悉,我们之间没有丝毫感情,他只是个冷冰冰的——怪兽或者机器人之类的我无法去沟通<荆棘花园> Www.UduxS.CoM
上一章   荆棘花园   下一章 ( → )
天使宝宝夜殇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雪山情迷
荆棘花园最新章节:16折磨由小说迷提供,《荆棘花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荆棘花园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午读小说网提供荆棘花园最新章节阅读与荆棘花园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午读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