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荆棘花园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午读小说网
午读小说网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贤妻绿公 女友佳琳 表妹小雅 初恋女友 母亲的事 红颜夺命 暗夜妖姬 梦锁金秋 荆棘花园 馆鲜作家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读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荆棘花园  作者:阿色 书号:48595  时间:2019/4/28  字数:4736 
上一章   20、信任    下一章 ( → )
四月底的时候,聂唯告诉我,他把万皇音乐在皇家音乐学院举办的独奏演唱会结束掉之后就要回国了。

  “就是在学院举行吗?”我说“要不要去给你捧场?”

  “不要。”他低低的笑声从听筒传过来“你在的话,我会分心。”

  是我疯了还是他太会调情?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听他说来就像甜言语。

  “我听说会有比利时王室成员去看你的演唱会…啊,是真的?唔,我知道你不在意,不过这听起来真的很酷。”我停一下,又有点抱怨地说“你知道么,万皇已经把你的海报贴得铺天盖地,你都变成最新话题人物,尤其是在N大,我为此差点被我同学追杀。”

  梅子有天不知道怎么跟小丁聊起来,两个人换情报,梅子得知聂唯居然是我的继兄兼男友,直杀过来对我吼叫足足十分钟,怪我太不够意思,居然隐藏如此重大的内情,我请她连吃三顿大餐才让她怒忿停消。

  他笑:“能搞定么?”

  “还好。”我摸摸鼻子“你回来的时候,我大概不能去接你,我们有去西藏的采风活动,你回来的时候我大概还回不来。”

  “越跑越野了。”他说“都和谁去?”

  “嗯…”我停顿一下,还是坦白“市摄影协会来我们系挑的人,我和两个同学跟他们一起去,嗯,你知道,菲力是市摄影协会的荣誉会长,这次活动,他当然参加。”

  他沉默一下,说:“我似乎应该用信任来回报你的坦诚。”

  他那带点别扭的语气让我失笑:“嗯,信我者,得永生。”

  他哼一声:“信你也不会永生,但是不信你你却一定会跑掉。这是只有赔本的买卖,我却非做不可。”

  我笑出来,这么不甘?我们到现在,他不是不信我,只是他那样的脾气,是恨不得把我锁在旁边杜绝一切异的眼光,这种想把对方完全拥有的心态与信任无关,我懂,就像我说的,你知道那毯子是你的,不会跑掉,你也不愿意别人来碰一碰坐一坐。

  又心暖,这么不甘,却还是背着他自己的子随我自由去,夫复何求?

  我爱你。三个字在喉咙里打转,又强忍住,我要等他回来,当着他的面告诉他,然后细细看他的面庞和眼睛会发出怎样的光亮,听他的声音和呼吸会有怎样的波动颤抖,再把这些都珍重地收藏在记忆深处,待老了的时候拿来回味。

  要挂电话的时候,他突然又问:“苏苏,最近那个平平有没有联系你?”

  “没有啊!”他怎么突然提起来?

  “嗯,”他说“没事了,我只是担心她不死心找你麻烦,记得,不要跟她接触。”

  “好。”我微有疑惑,却又想不出什么来。

  妈妈送我到机场,走到大厅,居然看见很久不见的陶意棠,正在那边跟菲力说话。

  我走近打招呼:“嗨!”

  他们一看见我,就停了说话,菲力微笑:“聂阿姨好,好久不见。苏苏,东西都带好了吗?”

  我点头,妈妈似乎对开朗有礼的菲力分外有好感,笑容面跟他攀谈。

  陶意棠对我眨眨眼:“小苏苏,去布鲁尔玩得尽兴不?”

  他刻意在“尽兴”两个字上加重语气,让我不去怀疑他另有所指都不行,脑子里不由自主想起在那有着文艺复兴式大落地窗的房间里的数度情,脸微微热,妈妈在旁边,不能多说,只有假笑:“还好,还好。”

  陶意棠看看正聊得开心的菲力和妈妈,招手叫我走远一点,我疑惑地跟过去,他从口袋掏出两件东西来给我。

  “这是什么?”我瞪大眼睛,两瓶药?

  一个是一只不到手掌长,一指节宽,一指厚的方形小盒,上边写着“速效救心”隔着半透明的褐色外壳,可以看到里面装着米粒大的药粒;一个是一只透明的眼药水一样的瓶子,里面是诡异的暗绿色体。

  陶意棠拿起那只小盒,不知道按动那里,小盒前端“啪”一下弹出跟盒子等长的雪亮刀刃来,原来那盒子成了刀柄。

  “咦?”我瞪大眼睛,伪装的真巧妙!

  “这个,”陶意棠把小盒子到我手里“这是小聂聂让我找给你的,说让你来防身。按这边这个盖子,刀刃就会弹出来。”

  真是巧,我笑:“谢谢你,你从那里找到的?真厉害!”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它就正好掉下来打到我的脑袋。”陶意棠笑嘻嘻地说,又拿起那小瓶给我,脸上表情正经起来“这个,如果小菲菲说眼睛不舒服,你就给他用, 我给了他一瓶,又怕他忘了用。”

  “好!”我一口应承下来,担心地问“他的眼睛怎么了?严重不严重?”

  陶意棠摇摇头:“还不太清楚,应该没事。”

  路上我又问菲力,他咧嘴笑:“陶太爱担心,真的没什么。”

  这次的活动是市影协发起的,从各大院校挑选了有资质的学生参加,一行二十多号人浩浩而去。混血的菲力格外受学生们,加之他又开朗阳光,讲解起技术诀窍来毫不保留,经常被一群学生围着不放。我不时留意他,看他的眼睛的确没有什么明显的异状,这才放下心来。

  四月的纳木措湖还没有解冻,但是冰层已经有了融化的迹象,大块的冰互相倾轧,拱起大片晶莹的冰桥来。湖的对面是终年积雪的唐古拉山,层层峦峦,切冰累玉,在湛蓝的高高天空下美得不真实。

  辽阔,高远,宁静,震撼。

  我站在湖边,仰起头来,闭上眼睛,伸展双臂,仿佛这样自己就溶合在天地之间,仿佛自己的手能随着甘冷的空气延伸到任何地方——能延伸到我想念的那个人那里。

  我们被大自然感动的时候总会伴随着感到令人心悸的孤独。此时此刻,我想念他,希望他能在这里,能在我身边,给我拥抱。

  “在想他?”菲力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微笑点头:“你怎么知道?”

  菲力笑起来:“我自己到处走的时候,经常有这样的感觉,天地如此辽阔,自己如此的渺小,孤独不安,非要有个人拥抱才能感到完整。”

  我柔和地凝视他:“菲力,相信我。你一定会幸福的,否则才真是天理不容。”

  菲力看着我,眼神清澈,微笑说:“我相信。”

  ---

  这次出行,我整个人如同被从里到外清洗一遍,西藏是有灵的地方,就像一首歌里唱的,这里真的可以把你的心洗净,把你的灵魂唤醒。那些天空和山峦,那些寺庙和街道,那些牛羊和牧人,镜头划到哪里似乎都能看见一幅画,我一直都处在半激动的状态中,把相机的五个存贮卡全部拿照片仍然意犹未尽。

  半个月的行程马上要结束,回程的前一天,我们住在拉萨的旅店里,在一楼的大厅吃西藏的最后一次晚餐,我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却不见了菲力。

  问别人,旁边一个学生说:“菲力克赛先生啊,他好像眼睛不舒服,说回去一下。”

  我不放心,上楼去敲他的房间门。

  敲了好半天菲力才开门,进到他房间,却不见他关门跟进来,我回头一看,却看见他正伸手去摸索门把手,那双湛蓝眼睛对不准焦距。

  我大惊失,奔过去关了门扶住菲力的胳膊,急急地问:“菲力,你的眼睛怎么了?看不见吗?”

  菲力朝着我的方向微笑一下:“没事,没事,过一下就好,苏苏,麻烦你扶我坐下,帮我从包里拿药水出来。”

  我在他包里没找到药水,急急忙忙跑回自己房间去,拿了陶意棠给我的那瓶备用的来,帮着菲力点在眼睛里。我看他眉头紧皱,抓着椅子扶手的指节泛白,担心地问:“怎么样?很疼吗?要不要去医院?”

  菲力轻轻摇头,过了半晌,睁开眼睛,对我苦笑:“不知道陶是不是故意整我?药水虽然有效,但滴在眼睛里像烧起来一样。”

  我小心翼翼看他眼睛:“能看见了么?”

  “嗯,没事了,只是一小会儿眼前一片黑而已,点过药水就会没事,”他笑“我觉得不对,上来拿药水,没想到已经看不见了,幸亏你过来。”

  “怎么会这样?有多久了?”我皱着眉,没想到菲力的眼睛严重到会暂时失明。

  “大概两个月了吧。”菲力挥挥手,不甚在意的样子“陶说现在查不出具体原因,也许是用眼疲劳,眼科不是他的专长,他总叫我找专业的医院去看看,但我想休息一段应该就没事了。”

  “这怎么行?菲力,你不要这么不在意,还是尽早去检查一下吧!”我着急劝他。

  菲力摊摊手,笑:“哪里有时间?一个个活动排得的,而且,”他对我眨眨眼“我需要忙碌来治疗我失恋的心。”

  我哭笑不得,极力劝他未果,只好作罢,想着,回去了之后帮他联系一下医院再说吧。

  从拉萨直接飞回N市,却没看到有人来接。聂唯因为在N市的国内首场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的原因,这两天一直很忙,妈妈说好了来接我的,这会儿不知怎么却没见到人。

  正想打电话回家去问,口袋里的手机却这时候响起来,看来电,是家里的座机号码。聂唯已经回来好几天,他打电话给我也都是用手机,这电话大概是妈妈打来的。

  “喂?”我接起来。

  “苏苏!你下了飞机?”果然是妈妈的声音。

  “嗯,妈妈,怎么…”我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妈妈打断,我从没听过温温婉婉的妈妈这样尖锐激动的声音。

  她的声音都是抖的,尖且哑,近似喊叫:“苏苏!你做了什么?!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我懵了:“什么事?”

  妈妈的声音气:“你跟聂唯——你怎么能——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我跟聂唯?妈妈知道我跟他在一起了?天,聂唯怎么跟她说的?为什么妈妈激动气愤成这样?

  又听见听筒里传来聂文涵隐隐约约的劝解:“阿阮,阿阮,你先冷静一下,别吓着孩子,等苏苏回来再说…”

  妈妈激动的声音打断他:“你还说!是你儿子干的好事!”又对我嚷“苏苏,你立刻回来!”

  我头雾水,坐在计程车上给聂唯打电话,响了几声之后,电话转到语音信箱去:“我正在录音棚,暂时不方便接听电话,请稍后再联络。”

  怎么回事?聂唯还在工作,如果是他之前跟妈妈讲的,妈妈反应如此烈,他应该会告诉我一声,现在这情况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难道是妈妈从别人那里听到?妈妈脾气那么柔和,又怎么会为了别人两句话不问我清楚就气成这样?

  带着肚子疑问回到家,走进客厅就看见妈妈正坐在沙发上垂泪,聂文涵在旁边劝慰。

  “妈,聂叔叔。”我把背包扔到沙发上,坐在他们对面“怎么回事?”

  妈妈抬眼看我,眼睛红红的,把一张照片对我抛过来,聂文涵想阻止:“你别让孩子看这个…”

  我已经把照片拿起来,看了一眼,我就大惊,这,怎么会被拍下来的?!

  照片上,是我跟聂唯。我正躺在侧,上衣被推到脖颈间,长半褪,两只手按在底上,脸偏过去看不见表情,聂唯半伏在我身上,还好他一只胳膊正巧支在我身侧遮住了我的,而他另一只手正在扳我按住底的手。这正是我年前刚去布鲁尔的那一天,我跟聂唯闹得不愉快的那一次。

  “这…怎么…”我张嘴结舌,谁拍了这照片?谁把它送到家里来?为什么?

  聂文涵说:“苏苏,就是刚不久收到的信封,夹了这照片,还说如果不想这照片见报,就要付出代价。”

  勒索?我的心里霎时雪亮,是平平!这个时间,这个角度,除了她还有谁?这应该正是那天她推门进来的那一刻。我想起聂唯说的,平平接近我是早有目的,原来她真是如此。看来她大概是看出我们家境不错,于是接近我们想伺机而动,没想到那天我们争吵,立刻就给了她绝好的机会。

  我闭闭眼睛,想起那天她突然推门进来,一只手似乎一直放在口袋里,这相片不是很清楚,那里装的是手机吧?她应该在口袋上开了隐蔽的。哦,天,我真是蠢,这就是引狼入室吧?  wWW.uDuXs.cOm
上一章   荆棘花园   下一章 ( → )
天使宝宝夜殇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雪山情迷
荆棘花园最新章节:20信任由小说迷提供,《荆棘花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荆棘花园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午读小说网提供荆棘花园最新章节阅读与荆棘花园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午读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