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梦锁金秋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午读小说网
午读小说网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贤妻绿公 女友佳琳 表妹小雅 初恋女友 母亲的事 红颜夺命 暗夜妖姬 梦锁金秋 荆棘花园 馆鲜作家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读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梦锁金秋  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书号:48612  时间:2019/5/2  字数:5955 
上一章   第一章 钻井    下一章 ( → )
我不知道每个人的经历是否相似,我只知道我自己成长的经历。那苦涩而甜蜜的清纯像一串五彩的玻璃球被叫做“纯真”的线连成一串,如佛舍利,光彩遍照无明世界。我依然记得那个乡村里长大的少年,那么干净,那么阳光。

  我也曾经单纯,在我十八岁以前。我也曾经深爱过,在我十八岁的时候。

  那时我所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包括最微细的部分,时隔这么多年,我依然能清晰的记得,亦或是我不能觉察我忘记了什么,不过确定我记得重要的部分。

  十八岁那年,我告别了陪伴我的牛儿,到镇上去读高三。我们村子也有高中,我一直读到高二,可是到了高三,却突然没有了高三。

  十八岁以前我没有去过更远的地方,我只知道稻田里有稻苗绿油油地生长,傍晚的时候村子里有炊烟袅袅升起,放牛娃吆喝着赶着牛儿从山上往家走…

  这个隔绝的地方像一座孤岛,淳朴的人们居住在村子里。

  镇上就两个中学——一个老中学,一个新中学,没有高中部。我上的是老中学,而我家就在镇属的一个乡村里,离镇上坐拖拉机要四十分钟左右,拖拉机在那年月算是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了。

  每个星期我要回一次家,从家里带上自家种的大米和蔬菜,还有自家下的鸡蛋和过年自家宰杀的猪

  大概几乎一切什么都是自家出产的,带上一个月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到镇上去,作为我一个星期的生活材料。

  学校没有宿舍,我在镇子外边租了个房子,离镇上的房子还要走两三分钟的路,像座孤岛,我素来不喜欢喧闹,所以于我来说是最相宜不过的。

  房间是一间阁楼,黑瓦石墙,阁楼上铺着榉木板,屋面上放了几片透明的玻璃瓦,好让光线进来照亮房间。

  虽然说是一间阁楼,那只是睡觉的地方,整个屋子除了房东就我一个租客,他有三个儿子,都已经长大成人,起了新房子搬出去住了,有好几个房间都空着,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随意使用,都是木板的隔墙。

  我对这个房间很是满意,空气也好,光线也不错,空间也够用,关键是租金够便宜,那时候大约六十块人民币左右。

  房东是个快活的小老头,瘦瘦的,从中堂里悬挂的那些弯弯曲曲的古怪的符号,我猜到他是穆斯林教徒,可是我从来没有看见他祈祷过。

  他说他快七十岁了,可是他却人老心不老,在我搬进去不久前,他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寡妇同居着。

  后来和他渐渐识之后,我半开玩笑地问他:“爷爷,你究竟还行不行啊?”

  他呵呵地笑了,小眼睛忽忽闪动:“小鬼,好比我在院子里种的那梨树,我不是为了看它才种下的,我吃的是上面的梨子!”

  他就是这么快乐的一个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有些怀疑一个七十岁的老人究竟能不能起并顺利地做,甚至觉得他像个不死的妖怪,一个老老的爱吹牛的不死的妖怪。

  房东是个麻将,每天晚上都要打麻将,其实他也只是晚上住这里,白天他都在街上的几个儿子家里,所以我住进来之后,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家。

  这房子是老房子了,从斑驳的石墙很容易看出这一点,房屋空空的让人有些害怕,老是觉得房子有很多人进进出出,有时候睡不着我就把灯开着睡觉。

  房东和他小寡妇晚上都去街边的麻将馆打麻将,很晚才回来,每次回来开大木门都要发出吱呀的声响,我常常被那声响吵醒。

  他们住下面一层靠后的一个大房间里,隔三差五的传出嬉闹的声音来,还混杂着其他人心魄的声音。这些声音搞得我侧夜难眠。

  我终于在一个白天,找来一生了锈大铁钉,在他们房间顶上的楼板上钻起孔来。我至少工作了三个小时,手都钻痛了,爬伏得身和膀臂也酸痛难忍。

  谢天谢地,第一个孔终于成功“开通”刚好放下一颗钉子,我从小孔看下去,结果只看得见沿和前的老式红木太师椅,还有就是空空的地板。

  这实在是我不想要的结果,而我实在是太累了,难以为继。第二天我又重新打了个孔,这回位置正好对着的中央,能看到上的绝大部分面积。

  这是一张老式的架子,是农村结婚专用的,漆着大红的漆,的护栏上有木雕的吉祥的花纹,什么“榴子”“牡丹”呀之类,他这张上刻的是不知名的花,反正就是看着像花,但是我叫不出名字来。

  我把这个孔叫着“钻探二井”之前那个称之为“钻探一井”只要房东不上楼来仔细检查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来的,我暗自开心了好久。

  “钻探二井”完工的这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睡着,我在等房东回来,看他们是怎么把那些声音出来的,一直等到眼睛发涩,房东都没有回来,我昏沉沉地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心里觉得非常懊恼。

  为了这个计划,第二天放学回来,我倒头就睡了,结果还是睡过头了,醒来已是夜深。

  我错过了大门打开的那声“吱呀”不过还好,从我的“钻井”上来的两束光线说明房东还没有睡,我爬下,赤着脚蹑手蹑脚绕过阁楼的柱子,轻手轻脚地朝房东的房间上的楼板走去。

  由于太紧张了,猫儿追赶老鼠跑过的声音,都会让我的心惊颤不已。

  终于艰难的来到“钻井”深了一口气,为即将看到的情景兴奋太过,需要平静一下。我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下的事情,第一次是在外婆家听大舅妈大舅做,其实那也不算偷听了。

  那时我才六七岁,大舅刚结婚,外婆让我和二舅睡新房的隔壁,农村的木板隔断一点都不隔音,半夜就被新房里面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吵醒了。

  我感觉很奇怪,就一直听,那声音好像家里那只狗狗食面盆时发出的声响,夹杂着息声,这息声让我想起农夫们秋收时背着沉甸甸的稻谷爬坡上坎的声音,那么酣畅,那么疲累,却又那么喜悦。

  最后听到大舅妈说:“好热,把被子揭了吧?”大概是大舅起身揭被子,那“噼啪”声暂时中止了,听见大舅打开打火机的东西,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噼啪”声再次响起,混杂着大舅妈叫的声音,仿佛她很难受似的。

  那声音越来越快,大舅妈难受声音越来越大声,最后听见大舅很着急地说:“快了快了…”噼啪声随之越来越猛烈,大舅妈大叫着:“我要死了,要死了…”

  随着大舅一声低吼,一切突然安静了,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远处传来外婆的骂声:“鬼儿些,一晚上不知道休歇,明儿还要下地哩。”

  我摇了摇二舅说:“大舅妈死了呢?”

  二舅很不高兴小声地说:“乖乖睡觉!”

  后来长大了懂事了,才知道那些声音背后的故事,到外婆家见到大舅和大舅妈都有点不好意思。

  搬进这里来两个月了,隔三差五地听到类似于在外婆家听到声音,心像有虫子在上面搔扒那样,有遏制不住的冲动在生长。

  今天我终于有机会一睹庐山真面目了,我轻轻地弯下身来,膝盖跪在地上把一只眼睛凑近“钻探二井”往下看,上空空如也,我在纳闷人都去哪儿了。

  我又把眼睛凑到“钻探一井”看到前那张太师椅上坐着房东的小寡妇,原来房东没有回来,只是小寡妇回来了。

  她正翘起二郎腿坐在太师椅上抽烟,她看起好像很不开心,使劲地进去又把烟圈吐出来,地上散落着很多烟蒂,屋里笼罩着浓浓的烟雾。

  我担心她锁紧的眉头绽放开了,然后有泪珠从眼眶滚落出来。

  她今天穿一袭碎花轻薄裙子,戴着金色的耳环,烫得海藻似的披肩的长发,圆圆的清秀的杏子脸蛋,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弯弯的眉毛,中等个子,皮肤不是很白的那种,但是圆润,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黑黑的眼圈,暴了她的疲倦,这也许是因为她们长时间熬夜打麻将造成的。

  她似乎在等房东回来,其实我也期望房东回来,就算她做点什么也好,不要老是一个姿势坐着,看着她无聊地抽烟足足看了半小时左右,看她扔掉烟蒂又点上,我都想走回阁楼睡觉了。

  就在我想打退堂鼓的当儿,她突然甩掉烟,气鼓鼓地站起身来,在我的视野里消失了。门角传来她反锁门的声音,她是去关门了。我以为她要睡觉了,心里很是失望。

  她转身回到太师椅上,没有再把烟点燃,而是伸手把搁在旁边方桌上棕色皮质手提包拿过来,在里面翻着什么东西。

  她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打开,我吓了一跳,里面竟是一硕大真的具,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按摩”以为是谁的被她割下来了,心里吓得彭彭的跳。

  我惊恐地看着她拿起盒子里的具,眼睛一扫刚才的疲倦,变得光亮起来,仿佛看见一个离别多时的老情人那样,媚眼如丝。

  小寡妇把高跟鞋啪啪踢掉,把双腿卷曲起来,高高的翘起,腾出一只手把玫红色的蕾丝内拉下来。

  我眼睛看得都直了,白生生的腿就赤地竖起在眼前,就像春天的柳树被剥削掉了外面的皮,我不由得下了要淌出来的口水,口水经喉咙管时发出“咕咕”的低鸣,我的下面开始渐渐地苏醒过来,慢慢膨,在内的束缚下涨得难受。

  妇人用的那只手把裙子一直往上拉到部,出肚脐眼和细腻莹白平缓的小腹,接着她叉开双腿搭在太师椅两边的扶手上,雪白滚圆的部。

  大腿部中间瞬间盛开了一瓣粉红色的荷花,如同蚌一般鲜,原本应该长的地方没有,雪白一片,整个户毫不设防的赤在那里,高高地坟起像一个蒸了的馒头,润鲜红的如火珠吐,感觉像暖玉一样的温润光滑。

  我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器,不由暗自里一阵眩晕,浑身燥热,喉咙干燥,心里有股莫名的冲动无法排解。

  只见妇人把两条用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把瓣撑开,出鲜红的,把那真的具的顶端戳在的起始处——瓣交接的地方,醉了双眼看着,不停地挨磨。

  不大一会儿,中间已是水亮亮一片,微微地收缩颤动,口有晶莹的津渗出,像小孩子吐口水一样。两条白腿开始在太师椅上地蹭来蹭去,得椅子咯咯吱吱作响。

  妇人低头看了一下,把那口子撑得更开了一些,把手中的具顶端向下探索,对准那口子,慢慢地挨了进去,瓣被撑得很开,妇人蹙着眉头轻轻地“啊”了一声,把具的头刚刚没又出来,如是再三,才深深地了进去,直到不能再入才停了下来。

  妇人向前挪了挪股,好让具顺着那口子出入,摇动具,深深浅浅地了起来,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仿佛猫浆糊一般,我怀疑往日听到的声响是不是就是这样出来的。

  随着具深深的,妇人闷声着呻唤起来,像房顶上叫的猫儿一样叫唤,股一耸一耸地凑上来,更加快地扭动着,呻唤着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下面硬得生疼,我把手伸进拨了一下,调整了一下位置,好让内不束缚着它,不小心碰在头上,摸到马眼上冰冰的,早有溢了出来,我用手捏住它好让它感觉舒服些。

  妇人一边一边把一只手进玫红色罩里捏,嘴里发出颤声的呼喊。

  她好像嫌那罩碍事,便把那束缚翻了上去,那东西像两只白兔那样柔软地跳而出,呈现出完美的半球形,不可思议的难以描绘的的半球形优美地朝向前方。

  房很大,头尖尖两粒如红豆,已经成。这两个半球在她的手掌中扭曲变形,渐渐变得鼓起来,在白炽灯的照下渐渐亮起来,晕的圆圈也渐渐扩散开去,渐渐地也变得大了。

  突然间,妇人像发了疯一样起来,急促地气,面色更加红更加鲜,也不在房了,腾出手死死地捂住嘴巴,仍然挡不住那说不清楚是极乐还是极苦的闷叫声,她躺在那儿无意识地呻着,声音含混地呻着,这是生命从黝黑无边的夜里发出来的声音!

  两腿在太师椅的扶手上绷得笔直,部抬离了椅垫,鲜红的瓣剧烈地翻进翻出,我怀着一种敬畏和惊惧的心,听着她下面的这种剧烈的花瓣翻动的“噼啪”声。

  也就在捏自己的起的时候,她一下子瘫下来,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又像是被干了血一般,耷拉着脑袋兀自张着嘴着气,具从那花瓣中离,具上像在牛桶里涮过一样,漉漉的带着丝丝白瓣也被带得翻了出来,仿佛也在气一般。

  在人地颤动,白色的牛从那深不见底里慢慢吐出,滴落在椅垫上了好大一片,妇人休息了片刻<梦锁金秋> Www.UdUxS.CoM
上一章   梦锁金秋   下一章 ( → )
荆棘花园天使宝宝夜殇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
梦锁金秋最新章节:第一章钻井由小说迷提供,《梦锁金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梦锁金秋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午读小说网提供梦锁金秋最新章节阅读与梦锁金秋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午读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