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梦锁金秋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午读小说网
午读小说网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贤妻绿公 女友佳琳 表妹小雅 初恋女友 母亲的事 红颜夺命 暗夜妖姬 梦锁金秋 荆棘花园 馆鲜作家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午读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梦锁金秋  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书号:48612  时间:2019/5/2  字数:6587 
上一章   第十七章 花开    下一章 ( → )
我第二天照常去新学校上课,其实我有个更好的选择,只是可能不大,这个选择的关键在新学校的校长身上。我今天只是来上课,名为上课,实则是去见他的。

  我没有去上早,我找到我在新学校的班主任郝老师,一起去见的校长。

  到了校长办公室,我们见到了他,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目光威严,穿着长筒鞋的男人,在我眼里看来他的的确确像一个军阀头子,可是外貌往往是带有欺骗的,外表的强悍遮掩不住内心的懦弱。

  我一五一十地把我为什么会来新学校读书,老学校怎么来要人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我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他把握得住局面,我就不用走了。

  不料他说出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呢?你是老学校的第一名,也可以说是全镇的第一名,他们是不可能会开除你的。你来我们学校,谁知道你什么目的!不会是来打探消息,做间谍的吧?”

  我当时就想把椅子劈头盖脸地甩过去,我干他娘,有这么做间谍的吗?跑到你面前晃来晃去的找死啊?一个学校有多大的秘密可以保留,这还是个问题呢。

  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懦弱,不过他也许是明智的,他怎么可能会为了区区一个学生,来得罪当地最有威望炙手可热的人物呢?

  不过他的品德是低下的,却找来如此卑劣的借口来掩饰他的懦弱,来糊一个来找他寻求庇护的无路可走的稚的少年。

  我没有再说话,我知道说下去也没有用了,他就是惧怕得罪老学校的校长,他就是这种怂人。

  出来的时候郝老师很难过,他还在给我想办法:“要不我们去县教育局告状吧,学生选择在哪里读书是他的自由,你有这个权利。我听说明天县教育局有人下来了,到时候我跟你去,把情况反映一下,看他们怎么说。”

  郝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是一个腔热血的青年,他在为我打抱不平。遗憾的是,跟我一样太过幼稚,对形势的估计太过于乐观。

  这一晚我想了很多事情,来找我,我什么心情也没有,饭也懒得吃,连说话我都觉得累,我觉得我快要对不住阿姨了,我叫她回去了。

  我下楼去街口花了三块钱买了一包“古陶”牌香烟,没有过滤嘴的那种,跑到阁楼上狠命地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抽烟,呛人的烟味呛得我直流泪,一个人在阁楼上关了灯,任由沉沉的黑暗将我包裹。

  烟完了,我还没有一点困意。闹钟的指针很快指向了十二点,我依然清醒如白昼。我下楼来带上门,带上手电筒,往老学校的教师宿舍走去。

  还好,王老师还没睡,我不是来找冉老师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想找王老师,我知道她最疼我,我想在她身边会好过一些些。

  我敲开门,王老师一脸的惊讶,她穿着睡袍,已经准备开始睡觉了。她看见我哭丧着脸,什么也没说,转身去倒了一盆热水,自己钻到被子里去了。我洗完脚,下沉重的衣服,拉灭了灯,在黑暗中贴着她躺下。

  她还像那天一样,从后面伸过手来默默无言地抱住我。不知道为什么,平生第一次,我哭了,眼泪肆意地在脸上纵横错,王老师把我抱得更紧了。

  我是她的孩子。她的温暖蔓延开来,仿佛寒冷的冬天里的一星火苗。

  她就在我身边,我转过身紧紧地拥着她,这天晚上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是我和她早生几年,早点和她相遇,我们会不会成为一对?

  我这些天来一直像只狗一样地四处奔走,我的确是太累了,太累了,我需要休息,我很快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里,我被一阵“砰砰”的敲门声吵醒,心想谁这么晚还登门拜访?真是神经病。我摇了摇王老师,王老师醒过来了,却是隔壁的人起来打开房间门。

  门一打开,一个男人的声音声大气地吼道:“这么久才开门,是不是在偷人?”

  我一听这声音,原来是隔壁的罗老师回来了,好像喝醉了酒。这家伙半夜回来查岗来了。

  女人委屈的说道:“这么大半夜的,来都不打个电话来,你说我偷人,屋里就有一个呢!”

  男人气的说:“哼,什么玩意啊?”

  女人好像生气了,大声地叫道:“不信你找啊!”浊重的脚步声在隔壁房间转悠,伴着生气时重的气息,仿佛在找着什么。

  我听见女人又说:“还有下面没看呢。”

  然后听见衣柜子“吱呀”打开的声音,女人又说:“柜子里面也看看。”

  我猜想男人一定很尴尬,没想听到男人无赖的说:“亲爱的,我开玩笑的呢,我老婆这么贤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呢?”

  女人反驳说:“那也说不准哦,你七八天不见影儿,我就是找一个藏在房间里,你也不知道啊。”

  男人恶狠狠地说:“你敢?你敢我打烂你下半截来!”

  女人娇声说:“你要是不来的话,你看我敢不敢?”

  男人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我这不是来了么?”接着听到什么物体被重重的摔到上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害馋痨,狐狸尾巴漏出来了吧?”

  男人嘿嘿的哑笑,应该是直接摸进女人的下面了:“货,内都不穿,万一来了盗贼,岂不是捡了个便宜?”

  听到这里,我的下面那家伙硬梆梆地直翘起来,我转头看了看了看王老师,什么也看不见,屋里黑的没有一丝光,不过我清晰地感觉到王老师的呼吸变得急促,变得不均匀起来。原来偷听的不止我一个。

  隔壁的女人的呻声越来越大声,娇得越来越急促,还拒的话语拨着我们的心房:“别…那样…死了…不……”

  声音断断续,含混不清,我试图听清楚每一个字,却变得越来越困难。我只好把头抬离枕头,使声音能顺畅地传到我耳朵里来。

  王老师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像条温暖的蛇一样蜿蜒过来,钻进我的内里,轻轻地握着我的起。

  当我继续聆听这人间妙乐的时候,女人突然惊醒似的发话了:“你这头猪,门还没关!”

  原来她现在才知道门还没关,随之而来的是关门的声音。我见过罗老师的女人,平时板着脸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在上却这么,让我觉得分外的刺

  脑海里此刻却是不停想象着王老师的赤的样子:肌肤纯白洁润,素手如剥葱那般,纤纤细细,粉面玉颈,峰高耸,修长的双腿如新生的莲藕,丽光彩,苗条动人。在我的想象里,我总想把最美好的句子用在她身上。

  里面传出“噗滋”“噗滋”的声,他们已经进入正题了。我是如此地恋,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女人的手在下面微微动着,顶部已经有粘出。

  我也不清楚我害怕什么,有种恐惧在心里,我怕这抚摸,我怕失去我最美好的圣洁的企盼。

  男人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从声音可以听得出来动作有节奏而且连贯“噼噼啪啪”的清脆撞击声和女人婉转而销魂的呻声回在房间内。女人的呻时断时续,时高时低,拨着我感的神经,王老师的手不知不觉已握着那条灼热的起轻轻套

  此刻隔壁的女人已经完全沉没在了爱的泥潭里,失去了理智,毫无顾忌的呻起来。

  男人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低吼着气嘟哝着:“你小点声,小点声!隔壁会听到的。”

  原来他们也知道隔墙有耳的呀!

  拍击声暂停下来,估计是变换姿势了,可惜看不见换的什么姿势,木“嘎吱,嘎吱”的响动。忽然女人闷哼了一声,伴随着“噗叽”的体摩擦的靡声音,应该又入了,接着人每一次轻微的呻都伴随着“噗叽”的声响。

  我似乎能想象得到她那多汁的的模样,像吐着白色浆的泉眼,我为自己想到这个比喻兴奋莫名,喉咙紧了一下,重重咽下了一口唾,心里还在“砰砰”的跳动,脸颊像着了火一样滚烫。由于听得过于投入,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不变姿势,抬起的脖子有点酸。

  这时女人说话了:“亲爱的,你快点吧,我受不了了!”

  男人说道:“你在下面吧,我要你肚皮上!”清脆的“噗滋”声再次活跃起来,声音更大,送在女人的道里,随着爱“咕滋,咕滋”的响了起来。

  女人此刻似乎完全失了自我,大声忘情的呻开来“啊…啊…哦…哦…哎呀!”

  木被挤得“咣当、咣当!”直响,震着整个房间,波及了隔壁的我们,听得出来男人的动作越来越鲁,越来越生猛。

  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我相信这对男女此刻只要点上一把火,熊熊的火焰就可以燃烧掉整个宇宙。

  也许是女人的叫声过大了,可能男人有所顾忌,用手捂住了女人的嘴,女人只发出说不清痛苦的还是极乐的“唔唔唔”的声音,混杂着男人的息声,混杂着清脆的体撞击声——“咕滋…咕滋…咕滋…啪啪…咕滋…咕滋…咕滋…啪啪…”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男人“嗯”了一声说:“来了,撒开手,别抱住我。”

  紧接着男女都开始急促的气,男人很声地着:“啊…啊…啊…”估计是正把在肚皮上了。

  女人却娇滴滴的埋怨:“都在人家嘴上了。”我的天,这么远,不知道女人伸出舌条了没有。

  女人说:“亲爱的,你真!打电话叫你来你都不来,你有那么忙吗?”

  男人说:“想来来不了嘛,你以为我不想你?”女人说:“骗子,骗子,拿纸来!”…紧接着是拉灭电灯的声音。

  我转过身来,把手伸向王老师部“王老师,可以吗?”王老师没有回答我,松开了手,起身拉亮了灯,在上坐了起来,怔怔地看着我,像不认识我似的。

  她的目光让我的脸发烫。我为了避开她的目光,扯上被子来盖着我的头,我害怕她说出那个字,那样的话,我就彻彻底底失去了她。

  王老师终于说话了:“窗帘还没拉上。”我狂喜着,赶紧钻出被子去把窗帘拉上。

  回到上,王老师悠悠说:“不要叫我王老师,叫我玉姐。从今天起,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师了。”

  我把颤抖的手伸向王老师际的睡衣下摆,她轻轻抬起了双臂,我把她的睡衣捞起了下来,里面是同样雪白的吊带内衣,紧绷绷地贴在她的房上,呈现自然完美的半圆形。

  看着这个身上只剩吊带和内的女人,我的心就像小鹿撞似的就快跳到外面来了。她嘤咛一声扑倒在我怀里,羞红了脸庞,此时此刻,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个坏人,心里充无限的感激。

  “向非…你怎么了?我不好吗?”她抬起头不由有些奇怪地问,因为我只是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我回过神儿来,她正眨巴着眼睛惑不解地望着我。

  我说:“你真好!”我轻柔小心地把她放下,平躺在上,俯下身子看着这浑然天成的美人儿。

  她纤纤的手指好奇地扫过的肌“好硬啊…怪不得冉老师一直说很喜欢。”她感叹地说着,轻轻地掬住我的头。

  我说:“冉老师说的?”

  她说:“恩。”

  我说:“什么都说了?”她说:“恩。”她雪白的肌肤如丝绸一样光滑,我们之间终于赤相对了,再无任何阻隔。

  她说:“那天早上我以为你要干我?”

  我说:“我没那样想。”

  她说:“那你现在就想?”

  我说:“那天我干你,你会让我干吗?”

  她说:“会啊,我一直等着你,可是你却不行动,我那里都了的。”

  我说:“现在呢?”

  她说:“了。”她抓着我的手,引导着我的手,覆上她翘的房,虽然有一层吊带相隔,我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急促的心跳。

  我解除了她上身的最后束缚——一对热烘烘的子如白兔般跳而出,房很大,看上去好像几乎不受重力的影响,完美的半球形,看得出来已经成。嫣红的头不太大,如透了的樱桃一般娇人。

  优美地朝向上方,就像追逐着阳光的藤蔓植物的芽。她闭着双眼急速地娇着,芳香少女的气息在我的脸上。

  我躺在她的上,贴紧着她房呼吸着这体香,像一个乖孩子睡在母亲的怀里。

  我的身上都出汗了,热烘烘的难受,我什么都清楚,清楚地感到她房的温暖,清楚地感到她腹部的呼吸。

  我睡在她身上,就像一个婴儿在做梦中动,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让我产生合二为一的错觉——她中有我,我中也有<梦锁金秋> WwW.UdUxs.cOm
上一章   梦锁金秋   下一章 ( → )
荆棘花园天使宝宝夜殇小荡妇丽塔现代火辣馆鲜浪子江湖后传姧情进行时爱情雪色冰美人我要的生活
梦锁金秋最新章节:第十七章花开由小说迷提供,《梦锁金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午读小说网免费提供梦锁金秋全集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午读小说网提供梦锁金秋最新章节阅读与梦锁金秋txt下载,更多精彩尽在午读小说网。